筛选结果

找到相关商品234
  1. 生活方式
    (可多选)

  2. 品牌

  3. 系列

  4. 性别

  5. 表壳结构

  6. 价格区间

  7. 机芯类型

  8. 表壳材质

  9. 表盘

  10. 表带

  11. 特殊功能

  12. 表镜

  13. 表扣

  14. 表背

  15. 防水深度

精简选项更多选项
朗格
 1168年  萨克森兴盛起源 在今天的萨克森弗莱贝格(Freiberg)附近曾发现银矿的存在,这触发了所谓的“First Berggeschrey”,字面解作“首个山岭呼召”。此消息引来无数矿工、商人、煤炭商和流浪者,涌往当时依然坚不可摧的厄尔士山脉(Ore Mountains)。随之而来是名副其实的“淘银热”,众人纷纷赶至这个地区,一试自己的运气。在往后数个世纪,银矿为萨克森带来一片繁华景象,为日后艺术和工艺的发展定下预演的舞台,逐渐使萨克森扬名四海。  1560年   萨克森的珍藏 选帝侯奥古斯特(1526-1586)满怀政治抱负,加上他推行多项法令和改革,促使萨克森的经济迅速发展。他共有15名子女,外间因而称他为“奥古爸爸”。一如当代其它君王,他热爱收藏。1560年,奥古斯特在德累斯顿创办了“艺术和奇趣馆”(Kunst-and Wunderkammer),但凡吸引他的东西都放置在内,并流传后世。这些珍品包括画作、火器、珠宝,美术和工艺品、新奇事物、日用品,以至机械、天文和测量仪器。1729年,相关物品从艺术馆移送至另一藏馆──皇家数学物理仪器展览室(Royal Cabinet of Mathematical and Physical Instruments)。在约翰.戈特弗里德.克勒(Johann Gottfried Köhler)的带领下,此展馆对精密测时仪器的发展尤其重要。  1648年  萨克森工艺 自发现银矿四个世纪以来,厄尔士山脉已发展成欧洲的采矿中心,这不仅为矿工带来就业机会,愈来愈多的专业技匠亦移居当地,充分利用周边的矿产资源。由于日常需要矿工和技匠工作,这自然也吸引了其它商人,整个采矿业促进了典型萨克森工艺的培训和发展。  1694年   “强者”奥古斯特统治下萨克森的辉煌岁月 “强者”奥古斯特对萨克森的历史有着重要影响:菲烈特里西‧奥古斯特王子(Prince FrederiCK Augustus,1670-1733)不仅确立了辉煌的专制政权,亦订下不同目标和标准,力求完美。他推行积极进取的管治政策和凑效的经济模式,涉猎艺术、建筑、手工艺和科学等范畴。身为二子的他未曾预料继承选帝侯,因此能培养对文化的浓厚兴趣。这位年轻的萨克森王子在贵族世界中大开眼界,他于17至19岁时化名为迈森伯爵(Count von Meissen),徜徉于当时欧洲所有主要宫廷,并乐在其中!因兄长不幸早逝,菲烈特里西‧奥古斯特在24岁时意外登上王座。  1728年   数学仪器展览室 “艺术和奇趣馆”于1560年由首位选帝侯奥古斯特建成,到18世纪初,馆内空间已所余无几,而曾经风靡一时的人工制品亦变得杂乱无章,不再符合当代的科学标准。因此,“强者”奥古斯特把画作从珍藏系列中抽起,并于1728年在德累斯顿的茨温格宫馆顶楼预留空间,特别建立数学仪器室,内藏地球仪和天体仪、天文和测地仪器、气压计、温度计、精心装饰的计算器、草图工具和测量器,还有一直收藏至今的时计,而这些珍品更是焦点馆藏之一。  1783年   测量时间 约翰‧戈特弗里德‧克勒(Johann Gottfried Köhler)既是天文学家和气象学家,亦是出色技匠,由他推动计时发展最适合不过。1776年,他获宫廷传召,负责在茨温格宫内的艺术馆和数学物理仪器室担任“监察员”。七年后,他凭借自制摆钟,成功研究出记录时间的技术。他建立了一个报时中心,每天中午钟声便会响起,让市内其它时钟得以跟随。而富裕市民更可预购特别服务,就是每天由中心员工上门设置时钟。  1815年   节节败阵与卷土重来之间 拿破仑于1796年占领萨克森,至1813年拿破仑被击败,萨克森失去了五分之三的领土和接近一半的人口。同时,拿破仑的大陆封锁政策被解除,在随后的几十年,英国的工业制品入侵本土市场,经济困境加上原来损失令情况加倍恶化。但萨克森人再次展现无比勇气。政府向企业家提供贷款,而他们的创新精神很快为重振经济奠下了新基础。生于1815年的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Lange,1815-1875)正是在这个濒临崩溃和展现生机的动荡时局中成长。  1830年   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接受训练 父母离异后,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由双亲的朋友抚养成人,他亦因此有机会在德累斯顿的技术学校Technische Bildungsanstalt念书,接受原为工程师和技术人员而设的教育。求学期间,朗格当上知名钟表大师约翰‧克里斯迪昂‧菲烈特里西‧古特凯斯(Johann Christian Friedrich Gutkaes)的学徒。古特凯斯很快便注意到这位15岁的天才学徒拥有非凡的制表技能,遂加以培育。古特凯斯后来又为森帕歌剧院设计出著名的五分钟数字钟。  1837年   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的游学时光 身为古特凯斯的学徒,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展示出勤奋精神、精良手艺和聪明才智,并以优异成绩完成研习。1837年,他开始通过旅行探索世界,先经瑞士前往法国。他在巴黎附近的一间著名钟表厂担任领班。经营者是奥地利表匠约瑟夫‧赛迪斯‧永尼尔(Joseph Thaddäus Winnerl,1799-1836),他本身是亚伯拉罕‧路易‧宝玑(Abraham Louis Breguet)的学生。与此同时,朗格在巴黎的索邦大学(Sorbonne)研究天文学和物理学,并跟随数名巴黎制表大师磨练高级制表技艺。 “别忘记您的祖国!在您回家的一天,她会张开双臂欢迎您,您将拥有更丰富的经验,证明您的付出是值得的,而您亦会把所学的技艺发扬光大。”这是古特凯斯在朗格的游学札记中写下的临别赠言。事实上,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大约于1841年重回德累斯顿,古特凯斯的女儿安东尼娅(Antonia)一直等待着他。费尔迪南多和安东尼娅于1842年结婚,同年,他获取工艺大师的资格,而他的岳父古特凯斯亦晋升为皇宫钟表师,居于城堡之中。 日记中包含许多图表、结构和机械绘图及计算结果,这一切都引证了费尔迪南多对知识的渴求,并推动他进行计时技术的研究。他制作了不同的钟表零件,特别是齿轮。传统上,这些装置以“巴黎法分”量度,1巴黎法分相等于2.2558毫米。而朗格则在当时开创先河,推行效率更高的公制系统。  1839年   崭新时间观念 连接德累斯顿和莱比锡(Leipzig)的铁路于1839年通车。这个全新的运输模式可说是影响深远,不单改变了交通性质,更最重要的是改变了时间观念。从前,路程时间以“周二早晨”至“周三晚上”来标示,现在则可通过计时变得更加准确。而列车时间表的出现,亦促使计时方式变得更为精准。  1839年   首架德国火车:萨克森号 1835年,首架“老鹰”(Adler)机车穿梭纽伦堡(Nuremberg)和菲尔特(Fürth),标志着德国铁路时代的正式来临。不过,此火车头并非在本土而是英国建造。不久之后,德国第一台蒸汽火车在德累斯顿附近的宇毕高(Übigau)建成,更以发源地“萨克森”为名,藉以庆祝1839年莱比锡专线通车。然而,作为业内先锋的英国仍然垄断铁路建设,并率先安排两台自家机车行驶新路轨。尽管如此,萨克森号的成功是无庸置疑的。该火车一直运行到1856年,而其全复制型号至今依然操作正常。 “Chemin de fer”铁轨式设计铁路取得成功后,刺激了对精密钟表的需求,更使不少怀表设计纷纷加入铁路元素,譬如说,分钟度标让人联想起铁轨,分针移动时则像经过一列列的枕木。朗格制作的1815腕表系列仍然留有铁轨式度标以及其它独特的经典怀表元素,如3/4夹板、蓝钢螺丝和螺丝固定黄金套筒。  1846年   缔造历史:车床、表盘测微计和3/4夹板 孜孜不倦的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致力带来更多的改进,尤其是标志性3/4夹板的开发工作。体积增大的3/4夹板可容纳轮系的各个心轴,从而使所有齿轮稳定连接。时至今日,这依然是朗格最重要的传统元素之一。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是首位采用公制系统的欧洲钟表匠,公制以毫米为基本度量单位,可简化计算过程。朗格运用他在欧洲游学时获得的知识,竭力将测量机芯的旧式巴黎系统转为公制系统。他走在时代的前端,直到1858年,萨克森政府才正式推行公制系统。  1875年   世代相传:理查德和艾米朗格 1868年,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的儿子理查德正式成为公司的合伙人,亦即现今扬名于世的A.Lange&Söhne(意为“朗格和他的儿子们”)的由来。1871年,理查德的弟弟艾米加入公司。父亲在1875年离世后,两兄弟一同接管表厂。 1930年   理查德‧朗格如何发现摆轮游丝使用的新合金。 84岁的理查德‧朗格交由外甥奥托、鲁道夫和格哈德接手管理家族生意。理查德‧朗格一再想出崭新方法解决复杂的钟表问题。1930年,当他阅读两名西门子(Siemens)工程师发表的文章时,他便想到加入少量的铍金属元素,以改善摆轮游丝的弹性。  1941年   瓦尔特‧朗格 1924年在格拉苏蒂出生的瓦尔特‧朗格,就读寄宿学校时已经清楚知道自己想成为钟表匠!身为鲁道夫‧朗格之子、艾米之孙和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曾孙的他,最雀跃的事莫过于晚上获准跟随父亲到表厂检查日间的生产情况。1941年,瓦尔特前往奥地利的瓦尔德威尔特尔(Waldviertel)卡尔斯坦(Karlstein)学习制表。但跟同代不少人一样,他的未来计划因国家社会主义、战争和领土占据的问题而受阻。  1948年    艰难时刻 在战争的最后一夜,朗格主厂房被一枚炸弹摧毁。待瓦尔特‧朗格重返校园并完成课程后,整个家族经已准备就绪,迎接新的开始。不过,这些计划因表长于1948年被隶属苏联政府收归国有而遭到挫折。  1990年  朗格品牌光芒再现 1989年11月,分隔东西德的柏林墙倒下,举国欢腾。瓦尔特‧朗格立刻意识到这是重振家族生意的好时机。1990年初,瓦尔特‧朗格和著名钟表管理人君特‧布吕莱恩(Günter Blümlein)一同制定重建表厂的计划。瓦尔特‧朗格忆述:“我们当时所拥有的寥寥可数,既没有腕表可以制造或出售,亦没有员工、厂房和机器。我们拥有的就是以朗格之名再次制作全球最佳腕表的愿景。” 朗格(A.Lange&Söhne)表是非常精准的德国机械钟表品牌,它的主要特色在于:无与伦比的精湛技术和高水准的完美手工。朗格作为少见的非瑞士名表品牌,是地道的东部德国产品,曾经因前东德的专制统治而消失过,但两德统一后再度焕发青春。朗格坚持只做机械贵金属腕表,使得它的品质和价位都居高不下,一般均在10万元以上。 1845年12月7日,阿道夫·朗格雇了15个工匠,在靠近德国德累斯顿的格拉苏蒂小镇建立了自己的钟表作坊,生产朗格牌钟表。1868年,朗格表正式使用 A.Lange&Söhne 这个名字。1875年,60盛龄的阿道夫·朗格逝世,由他的两个儿子正式继承了产业。在当时的德国,这个钟表精品深受皇室贵族和社会名流的青睐,甚至德皇威廉二世也向朗格订制极品怀表,作为给别国君主的礼物。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爆发了全球性的经济危机。但朗格凭借卓尔不群的口碑和特色产品,再度顽强地生存下来。不过,二次大战中朗格没能躲过一劫。就在战争的最后一天,苏联空军的轰炸使朗格表厂主要生产部门成为一片废墟。1948年,朗格制表厂又被苏联占领区政权没收。1990年德国统一,朗格的曾孙瓦尔特·朗格回到格拉苏蒂镇。他重新注册登记了朗格表的传统商标,开始投入朗格表的生产。1994年,重生的第一批朗格表在德累斯顿展出,立即以德国式的精致风格和令人惊叹的制表工艺震动国际制表业。 朗格大事年表 1815年 2月18日 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诞生于德累斯顿 1830年 阿道夫.朗格跟随令人敬重的宫廷制表师古特凯斯学习钟表技艺。 1837年 阿道夫.朗格开始见习之旅,曾造访法国巴黎,英国,瑞士并留下著名的“旅行日志”。 1841年 古特凯斯为新落成的德累斯顿森帕歌剧院建造了著名的“五分钟数字钟” 1842年 阿道夫.朗格获颁制表大师资格,同年他与古特凯斯的女儿结婚,并成为古特凯斯制表生意合伙人。 1843年 阿道夫.朗格向萨克森政府提议,在贫困的厄尔士山区建立制表业。 1845年12月7日 阿道夫.朗格在格拉苏蒂镇建立”lange&Cie”表厂,从此奠下德国精密制表业的发展基石。他的儿子理查.朗格于数天后诞生。 1846年 阿道夫.朗格在制表上引入公制为量度单位,因此能更精确地测量和制造零件。 1848年 阿道夫.朗格任格拉苏蒂镇镇长,在之后的18年里,他为改善格拉苏蒂镇的政治和经济环境做出了很多贡献。 1864年 为了改善机芯的稳定性,阿道夫.朗格发明了3/4夹板。 1867年 阿道夫.朗格被授予格拉苏蒂荣誉居民。 1868年 理查.朗格成为父亲公司的持有人之一,公司名称改为”A.Lange&Söhne“,数年后,他的弟弟艾米.朗格也加入家族事业。 1873年 朗格总部大楼兴建,这里作为朗格家族居住及生产厂房,楼内放置了一座高达9米的精密时钟。 1875年12月3日 阿道夫.朗格逝世。公司由他的儿子继承。 1895年 为庆祝朗格创立50周年,格拉苏蒂镇为阿道夫.朗格竖立了纪念碑。 1898年 德国皇帝威廉二世出访君士坦丁堡时,赠送东道主一枚由朗格制造的豪华怀表。 1902年 艾米.朗格被封为法国荣誉勋爵,以表彰他为制表业做出的贡献。 1906年 随着艾米.朗格的儿子奥托.朗格加入公司,家族事业进入第三代。之后奥托的兄弟鲁道夫和格哈德也加入公司并负起管理重任。 1924年7月29日 阿道夫.朗格的曾孙瓦尔特.朗格出生于德累斯顿。他经过训练后在朗格表厂担任制表师。 1930年 理查.朗格发现在用于制造游丝的合金中加入铍能够大大改善游丝的质素,他因此申请了专利。 1945年5月8日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天,苏联轰炸机摧毁了朗格的主要生产厂房。 1948年 苏联占领区政权没收了朗格表厂,朗格家族102年的家族拥终结。有瓦尔特.朗格被迫逃离家乡,流亡西德。 1951年 格拉苏蒂镇上的7家制表企业被东德政权合并成立“格拉苏蒂人民表厂”,朗格表商标化为乌有,朗格制表厂成为传奇。 1990年12月7日 德国统一后,瓦尔特.朗格在德累斯顿创立Lange Uhren GmbH,并重新注册了朗格标志。 1994年10月24日 朗格发布重返表坛的首批腕表,包括Lange 1,Saxonia,Arcade及Tourbillon Pour le Mérit. 1997年 Langematik的自动归零功能肯定了朗格的创新精神。 1999年 Datograph为制作上乘的计时码表定下新标准。 2001年 经过修复,朗格家族总部大楼重整使用。 2003年 朗格自行研制的摆轮游丝于全新的科技及研究中心内制造。 2007年 朗格首家专卖店在德累斯顿开幕。 2009年 朗格呈献Zeitwerk,为首枚以数字显示小时,分钟的机械腕表。 2010年 朗格隆重推出165周年–Homage to F.A.Lange特别纪念系列,包括Tourbograph Pour Le Mérit,Lange 1 陀飞轮及1815月相腕表。均以顶级硬度的新合金材质18K蜂蜜金打造。本系列腕表是朗格表厂向其品牌创办人阿道夫.朗格所创立的德国精密制表传统的致敬之作。 2011年 Richard Lange Tourbillon Pour Le Mérit腕表诞生,它装配了芝麻链传动系统及带有停秒装置的陀飞轮,借着这两项复杂功能,有助于提高速率稳定性及精准度。 A.Lange&Söhne 的崛起,除了以传统德式机芯的优雅风格一新表坛气象之外,还创造出一个接近完美的视觉印象,代表了对制表技艺和美学境界绝对专注的宣誓。由透明表背观赏到这些机芯的玩家,鲜有不会沉迷其中的。重生的A.Lange&Söhne 为顶级制表领域建立了一套非常高的新标准,迫使很多瑞士大厂必须在产品上对它有所回应,而它对「完美工艺」的诠释手法也为表厂与玩家带来反思的契机∶A.Lange&Söhne 只制造机械表,只使用自制的机芯(In House Movement),而且不同的表款系列必定使用不同的基础机芯。A.Lange&Söhne 手表的所有机件都须经人工仔细精美打磨才算完工,因而成就出令人惊艳的机芯素质。 朗格表的杰作 家族成员: 1、朗格怀表,一直是人人渴望拥有的典藏精品之一。不论是远近遐迩的名人、上流社会的贵族,甚至皇家都是对它相当满意的尊贵客户。他们对这些钟表令人啧啧称奇的精细和完美的特色赞叹不已。 2、datograph 飞返计时腕表。 3、tourbograph“pour le mérite”,101 枚限量版,集陀飞轮、飞返计时装置和芝麻链传动系统三种复杂功能于一身。 4、Lange 1,它极可能是新世纪最抢手的机械机芯腕表。享有专利的超大型日历窗口和极为罕见的表盘设计,使Lange 1得以跻身旗舰表款。这款表淋漓尽致地表现了Lange的钟表艺术。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它的机芯完美体现了200年来Saxon顶级钟表制作的丰富经验。 5、Lange 31,配备长达一个月的动力储存和恒定动力擒纵系统,以确保动力输送平均而稳定。 它们都是朗格最有代表性的腕表大作。 月相腕表 首枚集合了陀飞轮、芝麻链传统系统和双追针计时的表款,订制此款表需要一个月才能完成,并且每月仅能制作一枚。全部以铂金打造的51枚腕表也仅仅是数周前才交付完毕,这就不难解释拍卖中的出现了。如果说瑕疵是所有月相表不可避免的,那么这款腕表的月相误差这辈子是不需要考虑了。腕表的月相轮系经过计算,每个正月的误差只有6.61秒,这是由于采用一套特殊传动比例的齿轮,这套装置令月相1058年才会与实际月龄周期偏差一天。1999年限量发行、配备黑色表盘玫瑰金和铂金版本的1815月相腕表深受收藏家喜爱,并在拍卖中表现出不俗的成交记录。表盘左下方“北斗七星”妆点下的月相更显惬意,蜜蜂色金月相盘缓缓划过蓝蓝星空。调校方便的垫拨孔位于表壳10时,这巧妙设计既是对月相工艺的赞扬,也是对创始人的致敬。与月相对应的小秒针附盘同样大小,小小的一枚蓝钢指针清晰指向每一秒。中央以扭索饰纹装饰,两根简洁明了的时分指针同样采用蓝钢材质,同时也与蓝色调相吻合。机芯使用L943.2手动上链机芯,3/4夹板以阳光放射饰纹装饰,呼应了蜂蜜色金摆轮夹板。 月相功能在表盘上一出现,立刻给整表带来了妙不可言的活力。在这个小窗口内,常常有一个小圆脸跟你捉迷藏,而这代表着月亮的圆脸所显示的形状,刚好是月亮的盈亏状态。月相功能在钟表上的观赏性大于功能性,因为其零件和计算都不算复杂。作为时间的载体,月相盈亏的规律运动被以千变万化的形式展现于方寸表盘之上,演绎出天文与计时之间的深厚渊源。关于月相表的起源,比较公认的猜想是出于航海需求。在瑞士名厂的腕表上,复古风格月相表的经典雕工常以笑脸示人,月亮拟人化到栩栩如生。 一般的月相手表以一个月有29日来计算,所以一年少了七天,四年一共缺上整整一个月,因此需要手工来调节误差。不过复杂功能手表的月相装置把一个月算作29日12小时45分,这与月球实际公转的平均时间相比,差距只有57秒,一年相差不足12分钟。调校月相需核对农历,专家建议最好选在农历十五,因为那时月亮处于正中,对准确度影响最小。 主要优势 1.德国历史上最优秀的品牌; 2.强大的技术支持;3.现代机芯艺术化的复兴者; 4.良好的拍卖行情。 劣势: 1.曾经间断的历史,需要推广的形象; 2.过于低的产量(五千左右); 朗格Lange1号黄金腕表 作为朗格品牌的经典巨作,Lange 1号黄金腕表融合了黄金套筒、3/4夹板以及萨克森制表工艺精髓,采取了双窗口大日历显示、动力储存显示和小秒针表盘等功能类的创新设计元素,在国际上享有盛名。lange 1号代表着朗格制表大师们的精湛工艺和执着追求,不懈的努力造就出朗格如此典范之作。接下来,腕表之家将与您一起分享朗格LANGE 1号黄金腕表的魅力所在。官方型号为:101.021 经典的圆形表壳设计,其均衡有致的比例分配,与全新打造的内部机件巧妙结合,完美的诠释了制表大师们的精湛工艺,也将腕表的每一处优雅展现的淋漓尽致。 由朗格研制的L095.1型手动上链机芯,能够保证动力储备时间长达72小时之久,且震荡频率为21600次每小时;杠杆式擒纵系统,鹅颈式微调,都有效的保障了腕表的精准走时。 总结:朗格的Lange 1腕表可以说是驰骋表坛的一名大将,他将创新元素与经典的传统设计理念合二为一,并且在确保腕表走时精准的基础上,做了更多超乎想象的举动;萨克森工艺的应用、偏心表盘的设计以及朗格大日历等创新元素,都使其在高级机械制表的领域里赢得了殊荣,同时也在钟表史上谱写了辉煌篇章。

©2008-2017粤ICP备09108738号-5CHINA.WBIAO.COM.CN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