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深钟表人专栏>常伟专栏>【常伟专栏】腕怀一体造经典

【常伟专栏】腕怀一体造经典

作者:常伟内容来源:万表世界时间:2015-01-12 16:01:17

对于喜爱收藏怀表的我来说,搜罗与中国有关的怀表,是涉足表坛最初的缘由,逐渐地也变成了我的最大兴趣,到如今已经收集了几十枚所谓的“中国市场表”。这个概念表源起于18世纪末、19 世纪初。当时伦敦的William Ilbery(约1760 -1839),专门为中国市场制造怀表,他从法国钟表师Jean Antoine Lépine(1720 -1814)研制的“Lépine机芯”中获得灵感,不仅采用了独立式发条盒(fre e-standingbarrel),而且专门装配了经过雕刻花纹的镀金机芯,被称为“中国式机芯”(Chinese Calibre)。因此,他为销往中国市场的怀表树立了一种新的典范,从而被后人尊称为“中国表之父”。伊伯利作品的特点是华贵而富有装饰性,尤其是在表壳上添加了不同主题的珐琅微绘。


 

19世纪前期开始,来自于瑞士的钟表商逐渐成为向中国市场销售钟表的主流,尤其是来自瑞士弗勒里耶(Fleurier)地区的众多制表品牌,不仅为中国市场制造了一大批具有特色的怀表,使“中国市场表”的概念趋于成熟,而且经过鸦片战争的影响,中国的许多口岸被开放,使这些表厂派出人员来到中国直接开店或设厂,演绎了中国与西方钟表关系中最辉煌的一段历史篇章。因为这类表中浓缩了中国人的审美智慧,以及西方人的工艺技术。每每看到一只只平躺的怀中珍藏,虽然感觉收藏盒是它们比较理想的归宿,但总还有一丝遗憾,心想这些百年以上的藏品如果还能佩戴在身上那该多好啊,不仅可以计时,还可以怀古。但是这个善意的想法,总会因为我们服饰的变迁,以及厚重的表壳,而变得不切实际,只能在偶尔的情境中佩戴一下,也算是过把瘾喽。但真的过足瘾了么?答案是否定的。
 

直到两年前,我买了一只帕玛强尼的Transforma表款,才让我真正过足了瘾。说它是“一只”并不十分准确,其实表款有三件装置,一件是腕表壳、一件是怀表壳(带着长表链)、一件是表瓤子(我想不出比这个措辞更加生动的比喻了)。后者可以简便地放置于前两者中,迅速地成为腕表或者怀表,实在是妙不可言。当然,这款表除了可以满足我随时佩戴怀表的心态,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计时码表功能,这是我的收藏项目中的第二个门类。幸运的是,我的Transforma让我的所有诉求都实现了!
 

我经常仔细地端详Transforma,心中想着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诞生,因为在市场中有我这样想法的人毕竟不占多数,如果通过这个表款赚取市场恐怕会……不过当我想到帕玛强尼的公司所在地以及创始人(Michel Parmigiani)时,所有的问题也就有了答案。因为帕玛强尼所在的“百花村”(弗勒里耶的直译意思)正是我所收藏的百年怀表的出产地,当年这些表都从这儿专门出口到中国。对于在这里土生土长的Michel来说,他也明白设计这样的表款并不简单的是一个市场中的新品,还有一段值得回味的历史与情结,我想后者对这款表的意义更加重大。
 

话说到此,我也应景提一下刚刚过去不久的巴西世界杯(虽然我对足球已经没有兴趣,源于少年时期比赛的阴暗经历)。早在2 0 1 1 年,帕玛强尼和巴西足球协会(CBF)就有合作,而且还有一款名为Transforma CBF的纪念表推出。和我那款不同的是,此表选择了年历功能,表盘装饰选择了与巴西有关的色彩元素。不过,我还是觉得我的选择更好,因为足球元素和我没什么关系,腕怀一体的经典才是我的最爱。哈哈……


 

万表世界

评论
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2008-2020粤ICP备09108738号-5CHINA.WBIAO.COM.CN ALL RIGHT RESERVED

广州市万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广州市番禺区番禺大道北16号  电话:020-8566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