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深钟表人专栏>常伟专栏>常伟|今天我戴朗格计时表

常伟|今天我戴朗格计时表

作者:常伟内容来源:万表世界时间:2015-12-03 15:03:28

1990年12月7日,瓦尔特•朗格成立朗格钟表公司,145年前的当日,恰好是他的曾租父创立了这个品牌,就在前不久德国总统Joachim Gauck还授予瓦尔特•朗格一等功绩勋章,以表彰他对德国钟表业的贡献。四年后,德累斯顿上演了一幕名剧,剧目的名字叫“朗格”,其中的主角有四位——Lange 1(偏心式表盘及量产腕表中的首个大日历显示)、Arkade(经典的女装表款,已经停产)、Saxonia(配备大日历显示的男装表款)、Tourbillon“Pour le Mérite”(率先采用芝麻链传动系统的腕表)。
今天我戴朗格计时表
20年前的中国大陆,在那个只知道英纳格、劳力士,连欧米茄还没在中国市场站稳脚跟的时代,有几个人能知道以上发生的这出名剧,至于剧中之表则更是鲜为人知吧。2014年,《朗格—来自萨克森的精美钟表》中译本在北京和上海发布时,已故的钟表收藏家陈茫先生亲临现场(他也是此书的赞助出版人),畅谈他对钟表的认知。当时,有位藏家朋友居然佩戴着首批Lange 1腕表,真可谓是收藏先驱啊。我心里暗想,有机会和这位藏家商量一下,把此表转让给我,也让小弟我感受一下1994年的钟表“名角”,不是为了享受拥有的快感,而是回忆那份德国精神的初始。
 
抚今追昔,当时的四款表奠定下朗格腕表系列的基础,如今已发展成为五大极具风格的腕表系列,涵盖70多个腕表型号。在此四款朗格自制机芯后,更有逾45款自制机芯面世,其中过半至今仍在生产使用,对于用20年发展的表厂来说就是一个奇迹。这些自制机芯的精湛工艺杰作,独家搭载于朗格腕表之中,令产品研发人员能够尽情地自由发挥全新的精彩构思,也让消费者感受到完全不同于瑞士表的一股清新之风。
今天我戴朗格计时表
虽然浸染表海有十个年头,也数次参观朗格表厂,但拥有朗格表的那一刻我还有些小激动。因为2012年随着DATOGRAPH动力储存表款的推出,这只表已成绝响、不再生产,欣赏L951.1机芯(405个零件、36小时动力储存)就好像进入了机械的迷宫,虽然无法迅速探究其中的原理,但严谨而条理、细致而入微的各种结构足以令人感到微观世界的“宏大”,此时放大镜的倍数如果偏小,你都会抓狂并且觉得无法呈现计时组件的各种德式美感:造型的设计形态美、金属的材料质感美。如果计时组件启动,你又会感到微机械动态美被表现到了极致。我最无法自拔的就是计时秒针每到60秒时,机芯中发出的“滴”一声,伴随声响的是位于4点钟方向的分钟计时针的瞬间跳跃(视觉、听觉合二为一),这是当代制表业中首次运用精准跳分计时功能,看似不经意的变化却突显了德国表独有的制造理念——简洁而不简单、精准更加精心。
 
之前看过一部纪念以上事件的纪录片,20年前的一幕通过视频又一次重新上演了,影片末尾出现了这样一段话:对腕表及自己都有着同样的要求——就是永不停步的精神。此话确实引发了我写这篇拙文,也不免多唠叨几句。
今天我戴朗格计时表
20年来,我见证了大陆钟表文化的发展,钟表杂志、报纸、网站层出不穷,有许多也是我参与最初的策划,而当这些平台逐渐成熟之后,我则静静地站在远方祝福它们。本次能够为《万表网》写稿,和大家谈谈手表、聊聊心得,有道是:寓心于此、其乐无涯!
 
20年后,我问自己为什么喜爱钟表,这么多年为什么不离不弃?答案不是具体的表款,或是众多的品牌,而是所有这些表象背后的历史、文化、以及人物和思想,是这些人文层面的点点滴滴滋润着我对钟表热爱的心田,引领着我探寻钟表文化和文明的道路。很少人知道我在钟表业担当过许多角色:销售员、维修学徒、品牌经理、自由撰稿人、编辑总监、执行主编,然而只有一个角色是永恒不变的——钟表文化布道者。
 
今天我戴朗格表,不仅实现了拥有这个品牌的夙愿,更重要的是我们对于自己的爱好有着坚持,能够不忘初心,必然方得始终。
 
常伟,字钟时,号晋溪。北京收藏家协会相机钟表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钟表文化学人以及鉴藏者,著有《钟表收藏知识30讲》、《中国与钟表》、《名表名鉴》、《播威与中国》等专著。钟表收藏十余年,专攻“中国市场表”,尤以“大八件”怀表为研究和收藏对象。

万表世界

评论
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2008-2020粤ICP备09108738号-5CHINA.WBIAO.COM.CN ALL RIGHT RESERVED

广州市万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广州市番禺区番禺大道北16号  电话:020-85660618